作品展示

小说《欲》的翻译策略_陈诚

2017年11月20日 20:04 陈诚 点击:[]

小说《欲》的翻译策略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the Novel-Wanting

陈诚

澳门mgm4858集团登录网址221000

摘要

本文编辑选取理查德·弗拉纳根的小说《欲》部分内容进行了节译。讨论并运用了多种翻译策略:英语修辞格Zeugma的翻译;比喻句的翻译;多语现象的翻译等。把翻译理论运用于实践。以期在译者的翻译决策过程中起到一定帮助,提高译文质量。更多还原

Abstract

The writer translated parts of WANTING, written by Richard Flanagan. The translator met with many Transference and so on, which provided the translator an opportunity to put the translation strategies into actual practice, and in turn enabled the translator to have a better grasp of the theories, and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ranslation.

关键词:翻译实践;翻译策略

Key Words: Translation Practice, Translation Strategies

基金项目:2014年省级课题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课题:“五年制高职英语课程教学团队建设的实践研究”,课题编号:B/2014/06/017。

编辑概况:陈诚,(1985-),女,四川安岳人,香港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澳门mgm4858集团登录网址讲师,主要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

一、编辑及作品概述

塔斯马尼亚作家理查德·弗拉纳根,身为澳大利亚最杰出的作家之一,其著作不仅出版至27个国家并荣获全球各项大奖:如:“维多利亚总督文学首作奖”、“2002大英国协作家首奖”。“2014英国布克文学奖”。《欲》讲述了19世纪范迪门斯岛的三个中心人物:土著小女孩玛蒂娜,被白人领养和“塑造”;英国大作家查理斯·狄更斯;已故南极探险家约翰·富兰克林爵士的遗孀简夫人。

1859年,富兰克林爵士在一次北极圈“西北航道”旅程探险中,与团员在北极一同失踪了,当时传回英国的消息是他们因人性迷失及野性的爆发,自相惨杀而死。约翰的妻子不相信这谣言,找来当时著名的小说家查理·狄更斯来帮忙寻找丈夫。这时的狄更斯正处于自我迷失当中:他的第九个孩子多拉去世。悲伤之余,他感到与妻子之间越来越疏远,甚至对自己也越来越陌生。他一方面帮简夫人追查真相,令一方面也着手编写一部戏剧。该剧以约翰的信念为主轴:透过自我意志及纪律修炼克制欲望。最后他是否能查出真相呢?而自己是否能从混乱的生活中走出来呢?

富兰克林和狄更斯的故事有个共同点,就是欠缺。狄更斯缺乏的是爱,富兰克林急需的是食物。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人们会向自己压抑的欲望投降呢?狄更斯说:“大家都有欲望和需求,但是只有野蛮人才会充分去寻求满足。”不过理查德摆出了一个无路可走的两难之境:欲望,是该屈从还是压抑?哪个更危险?

为求平衡,弗拉纳根还在小说中加入了一个真正的野蛮人角色,即年轻的范迪门斯岛原住民玛蒂娜。富兰克林夫妇很早就以“实验”为目的收养了玛蒂娜,想把这个孤儿调教成一个标准的维多利亚淑女。因为简相信野性和文明的区别是在于是否有能力学习控制欲望。他们并且认为,在科学及基督宗教的感化下,人的野性是可以被理性取代的。然而就像她宠爱的小白鼠一样,无以为家的玛蒂娜沦为有钱白人的玩物,弃如敝屣。最后这个实验失败了!玛蒂娜是理查德创造的最为成功、伤感的形象,正是英国学问中的欲望毁灭了这个野蛮人。

二、翻译策略

(一)书名、人名的翻译:

书名Wanting全书共有三条主线,每条主线都是围绕着欲望发展,而Wanting一词是缺失、匮乏的意思,也有欲望、诉求之义,书名与文章本身有着很紧密的联系。“英文的书名、标题虽然简短,多为一个名词短语、介词短语、分词短语或残缺的省略句,但却言简意赅,重点突出,概括全书或全文的重要mgm4858,吸引读者的注意力,给人深刻印象。”(唐述宗、扬绍北,1999:85)经过反复推敲,书名译作《欲》。单名一个“欲”字,最原始又最直接,引人入胜。这个字暗含了悲剧的结局,或者绝望的失去,突出小说编辑的意图,不管三个主线如何发展都是由各种欲望控制。

就人们所熟悉的、使用较广的专名译名就要根据约定俗成的原则维持现有译法(即俗成名),因原著是根据真实事件改写的故事,因此所有人名都采用了约定俗成的译法。

(二)意义对等的翻译:

大多数翻译理论家都认为,译文首先在意义方面忠于原著。我国译界泰斗严复主张的“信”是指“意义不倍本文”。当代著名翻译理论家奈达认为,译文应首先在意义方面与原著对等。

例如:

原著第16页第3段:“The wind was gusting up fromthe south: with such favorable weather it could well be earlier.”

译作:“强风从南方刮来,在这种良好的天气情况下,说不定他们会提前到访。”根据功能对等的原则,那么此处的“南方刮来的强风”似乎就不合乎中国的地理了。但是因为原著讲述的就是发生在南半球的故事,为了准确传达,因此在翻译中没有考虑采用功能对等原则。

(三)英汉语句手法的对比翻译:

在衔接手段上,英语重“形合”,句中各意群、成分之间都是适当关系词(亦称连接词,包括连词、介词、关系代词、关系副词等)来表明相互关系,形式比较严格,缺少弹性。汉语则重“意合”,句中各意群、成分之间通过内在逻辑关系链接在一起,不用或少用关系词,形式比较松散,富于弹性。英汉语的这一基本区别在简单、短小的句子上有体现,如以下的英语句子包含有and\if\because\as\for等关系词,相应的译文却没有类似的词。(黄德新, 1996:113)

例如:

原著第2页第3段:“Though he was weaning them off their native dietofberriesandplantandshellfishandgame,andonto flourandsugar - tea, their health seemed in no way comparable to what it had been.”

译作:“虽然他让他们戒掉了原本食用浆果、植物、贝类及野禽的原始饮食习惯,而让他们改食面粉、砂糖和茶,但是他们的健康状况无论如何也不及从前。”

原著第1页第1段:“The war had ended as wars sometimes do, unexpectedly”。

译作:“这场战争结束了,战争有时就这样说停就停了。”

由以上的译文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中英文表达上的不同,很多连接词在中文里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逻辑关系并没有因此而打乱。

(四)英语修辞格Zeugma的翻译:

Zeugma一词来源于希腊语Zeugnynai,其意为英语的yoke,即“用轭套起”,Zeugma是用一个词修饰或支配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这个词可以以不同的意义同时适用于与它串用的词;而有时在意义上只适用于与它串用的一个词,与另一个词搭配牵强,但仍可以领悟其含义。舍弃Zeugma的形式,使用不同的词语翻译支配词,对句子结构、词性作适当调整,在忠实于愿意的基础上尽量合乎中文的表达习惯。(曾克明2000:287)

例如:

原著第5页第1段:“Mastiff-faced, full-bodied and goose-bellied,heavy in all things-opinion, sensibility, morality and conversation-Foster was to Dickens as gravity to a balloonist. ”

译作:“福斯特有一张獒状的脸,身材魁梧,大腹便便,他在各个方面都是分量不轻的,不管是他的见解、洞察力、道义还是谈话。福斯特对于狄更斯的重要性就像重力对于气球驾驶员的重要性一样。”

使用“Heavy”一词与四个词搭配。由于词语多义性的运用,以及词语搭配后意义的变化,Zeugma的汉译十分困难。起初考虑到”heavy in”后都使用了名词,根据中文表达习惯对词性做出了调整,把他们译成动词“他在各个方面都很重要,不管是提出见解;表达情感;或是注意品行;还是进行社交。”但是上述翻译,没有达到英文轭式搭配法的特殊效果,和精简的语言风格,也没有达到修辞效果。于是借助中文的排比法,按原著直译,用一个“分量不轻”翻译支配词“Heavy”。因为“见解、洞察力、道义还是谈话方面”都可以与“分量不轻”搭配。这种翻译对句子结构上没有做出太大的调整,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尽量符合了中文习惯。

第11页第3段:“Even before he was inside, the Protector was beset by a strongodour of mutton bird grease, unwashed bodies and a fear-wordless, nameless.

译作:“保护官还未进屋时,一股强烈的味道就扑鼻而来:有羊肉鸟油脂的怪味;没洗澡发出的臭味;以及一种无言而莫名的恐惧味道。”此处,也是保留了Zeugma的形式,现代中文表达习惯中也经常用到恐惧味道。

(五)长句的翻译:

英语长句之长,主要长在修饰成分上。英语句子的修饰成分主要是名词后面的定语短语或从句(包括同位语),以及动词后面或句首的状语或者从句。这些修饰成分可以一个套一个连用,形成迂回曲折,层见迭出的长句结构。长句处理的形式千变万化,但基本原则只有两条,这就是拆句和改变顺序。(柯平, 2000:103)

(1)把拆出的句子放在主句之前,作为一种背景mgm4858交待。

例如:

第2页第3段:“It was,thought the protector as he closed the ledger after another post mortem report and returned to preparing notes for his pneumatics lecture, inexplicable. ”

译作:“保护官看过又一份验尸报告后,合上记录本,又去准备气体力学的讲义,他想这是多么令人费解的一年啊!”

(2)把拆出的句子放在主句之后,作为主句内容的结果,补充说明等等。

例如:

第6页第2段:“He loved everything to do with that world of make-believe,where the moon might be summoned down with a flourish of a finger, and Foster knew Dickens felt a strange solidarity with the actor members of the troupers’ charity,where he was to address that evening.”

译作:“他热爱虚假世界里的所有一切,在那里,只要挥动一下手指,月亮就可以消失。福斯特知道,狄更斯和剧团慈善团体的成员们之间,有着难以名状的默契,那晚他就是要去给他们做演讲。”

(3)当拆出的句子提前或挪后都要影响上下文意义的连贯时,可以将其在主句中间,用破折号或括号等将其与主句断开。

例如:

第11页第2段最后一句:“The Protector was about to rush past her when he saw the omen the natives feared the most,the bird that stole souls, a black swan swooping down towards the brick terraces.”

译作:“这时他看到了当地人最害怕看到的预兆,那只黑天鹅(偷走灵魂的那只鸟)突然猛扑向那间砖房。”

(六)比喻的翻译:

比喻是文学作品中常用的一种修辞手段。特点在于用一个物体或观念(通常是具体的)代称另一个物体或观念,或者用一个物体的一部分代称其主体。翻译时,只要有可能,译者就应设法传递原语的形象,或者代之以译语读者较能接受的另一个形象,作为补偿。不过在喻义和形象不能两全时,译者应当毫不犹豫地舍形象,保喻义。(柯平, 2000:139)

例如:

第24页第3段:“What with all that bunting, she was more asemaphore stationthan a Lady of the Realm, he later told his friend Wilkie Collins,signalingthe Lords of the Admiralty and the Ladies of Society one thing and one thing only: My husband is not dead! ”

译作:“她身上的种种彩饰让她看起来更像个旗语信号站,而不是个英国贵妇,”后来狄更斯对朋友威尔基·柯林斯这样讲。“她用信号传达给那些海军大臣和交际圈的贵妇们一个mgm4858,就那么一个mgm4858:我的丈夫根本没有死!”

编辑用信号站比喻简夫人,因为通过她的种种叙述她就是为了传达一个资讯,很形象的明喻,翻译时也尽量地保存了形象和喻义。

第8页最后1段:“Lady Jane Franklin farewelled intowhitenessthe second of what were to be numerous failed expeditions in search of afable that had oncebeen her husband.

译作:“简·富兰克林夫人拜别了第二支去北极找寻一个神话的探险队,而这个神话就是自己的丈夫,其后又有无数支探险队去寻找,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本句中whiteness比喻的是北极,又将简夫人的丈夫比作一个神话。这群人去寻找的其实不是神话,而是具有神话色彩的富兰克林爵士。这个比喻对于中文的读者来说算是很自然的。

(七)多语现象的翻译:

多语现象是指在某篇文章内出现超过一种语言的情况。原著就出现了一个多语现象,即小女孩与保护官的对话中:

“Mathinna said,Rowra, using the native word for the Devil, then quickly, like it was a spear rushing at her,Rowra, and thenROWRA!”

译作:玛蒂娜嚷道:“Rowra”,这是土语里“魔鬼”的意思,然后就像有只箭要射向她般,很快又喊了声“Rowra”,接着又大喊了声“ROWRA!。”

因为原文中编辑已经阐明这是土语,因此我决定保留原文,而不去译成“魔鬼”。此处编辑明显的使用了字体的改变强调了语气,因此为突出语气我增译了“很快又喊了声”,“接着又大喊了声”。

结语

在翻译这部小说的过程中,编辑把翻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灵活的运用了多种翻译策略。但是问题远超过本评论中所提到的,如:英文汉译时标点符号的处理;英文名词汉译的动化处理;某些定冠词的处理等等。这些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Nida, Eugene Albert.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nslation,Leiden: Published for the United Bible Societies by E.J.Brill,1969.

[2]柯平.英汉与汉英翻译教程[M].京大学出版社出版,2000.

[3]思果.翻译研究[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企业,2000.

[4]唐忠顺.英语头韵的修辞特色及其翻译[J].湘潭师范学院学报, 2005:102-104.

[5]黄德新.英汉双向翻译教程[M].山东敎育出版社,1996.

[6]蒋坚松,黄振定.英汉造句手法对比与英汉互译[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7]唐述宗,扬绍北.翻译英文书名与标题的十大基本原则[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1999:85-86.

[8]孙致礼.翻译:理论与实践探索[M].译林出版社,1999.

[9]陈廷佑.英文汉译技巧[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0.

联系方式:澳门mgm4858集团登录网址,徐州市金山东路11号。邮编:221008

电话:15162121885,邮箱:chencheng_jessica@163.com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