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示

职业学校的语文课堂需要“语文味”

2017年11月17日 02:31 张斌斌 点击:[]

摘要:语文教学应当是语文味的教学。职业学校的语文课面临种种困境,但依然呼唤并需要“语文味”。作为语文教师,大家可以从几个方面营造职校语文课堂的“语文味”,比如:抑扬顿挫的读书声、诗情画意的课堂情境、咬文嚼字的审美体验、张驰有度的实践活动,此外,还有教师独具魅力的个性化教学、对作家文人的人性美体验等等。

关键词:职校语文课堂;需要;“语文味”

作为职业学校的语文教师,常常“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职校的语文课,无论是课时量,还是师生的重视度,都已远非初中教育阶段的盛况。“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学生学得漫不经心、教师教得心灰意冷的状况并不罕见。那么,职业学校的语文课究竟该怎么上,语文课特有的“语文味”究竟还需要吗?

关于“语文味”的理念,其倡导者——当代语文教育家程少堂老师曾经这样描述:“从内涵上说,是指在语文教学中,在一种共生互学(互享)的师生关系中,主要通过情感激发和语言品味等手段,让人体验到的一种令人陶醉的审美快感。从外延上说,语文味是语文学科工具性与人文性特点的和谐统一……语文教学就是语文味的教学。”[1]

当然,鉴于职业教育的特点,职校语文课本身应该与普通教育阶段有所区别,《江苏省五年制高等职业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课的课程性质是这样阐述的:“五年制高职语文课程,以提高学生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人文素养为宗旨,是学生学好专业课程,形成综合职业能力、创业创新能力的基础;对培养学生审美情趣,提高思想道德素质、科学学问素质和良好的职业素养,实现全面发展,具有重要作用。”[2]其中,明确强调了语文课对学生职业能力和职业素养的基础作用。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职校语文课堂便从此摒弃“语文味”,而沦为专业课的工具,语文课可以顺理成章地上成专业辅助课、德育课、游戏课,抑或各色综合课呢?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职校语文课仍然需要“语文味”!“语文味”是语文课的根本属性,它强调自身独特的审美性,这一点无论处于何种教育阶段都不应当改变。那么,职校语文课堂的“语文味”究竟是什么,大家应该怎样营造课堂的“语文味”呢?笔者认为,可以从下几个方面去探索。

“语文味”,在抑扬顿挫的读书声里。朗读是语文课的重要特点。叶圣陶先生曾说:“学语文主要靠学生自己读书,自己领悟。”他还提倡“美读”,即:“设身处地,激昂处还它个激昂,委婉处还它个委婉……”也就是说,语文课的朗读不仅是文本再现的念读,更需要情感再现的美读,即融入作品,在与编辑心灵相通的基础之上用抑扬顿挫的语言再现文本。

但反观职业学校的语文课堂,学生懒于逐字逐句读书、懒于深入思考问题的现象屡见不鲜。在这般令人无奈的现状下,语文教师往往疲于反复敦促从而直接省略读书这个步骤,甚至索性放弃学生的自主思考,将教案上的常识点一古脑全部倒给学生。以至于常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即学生学完了一篇课文,却连至少看一遍都没有做到。这样的课堂不仅是被动的,也失去了语文课的原本风采。

我在教学中发现,即便是学习主动性不那么尽如人意的班级,在朗读这个环节上,积极性也还是不错的。所以,语文教师要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条件,组织灵活多变的朗读形式,调动学生兴趣,让朗朗读书声回到课堂,让语文课回归本真。我在课堂上常常会根据不同文体设计若干形式的朗读,如初读与再读、个读与齐读、领读与跟读、男女生搭档、师生搭档朗读、分角色朗读、小组任务朗读等等。有些作品甚至可以采用“以读带赏”、“以赏促读”的方式,引导学生在逐步深化的朗读过程中,领悟文意,感受情感。对于诗词单元,我则规定了背诵任务,并加以评分记录。这些活动,学生基本能够比较积极地配合完成。

这样,在反复的、愉快的读书活动中,既可以熟悉作品,又能够进一步领悟文意,也营造了融洽和谐的课堂氛围,使得整个课堂充满中国语言的声色之美。作为大家语文教师,何乐而不为呢?

“语文味”,在诗情画意的课堂情境中。教师是课堂的组织者,在营造课堂情境方面起着主导性作用。作为语文教师,其本身应当具备深厚的文学功底。在教学中,鉴于语文课的审美特质,教师应当有意识地润色自己的教学语言,尽可能做到深厚丰富、文采斐然,充满诗情画意。

比如,大家可以经常在课堂上“出口成章”,古诗名句、经典散文,信手拈来,随口吟诵,让诗意在课堂氤氲,让学生沉浸在语文课与众不同的风雅韵致之中。再比如,大家可以将普通的、刻板的教学语言 “别有用心”地设计为或幽默风趣、生动亲切、或辞藻飞扬、气势流动的书面语色彩浓厚的语句,这些可在备课时提前设计好,也可视课堂状况现场发挥。某个初春落雨的清晨,我去一年级某班上课,看到同学们正在早读。于是,上课铃响后,我故意问:“亲爱的同学们,能否告诉老师,春天在哪里?”孩子们在我意料之中地唱起了《春天在哪里》的儿歌。不慌不忙等他们歌声稀落后,我笑微微地打趣道:“在老师看来,春天不仅在小朋友的眼睛里,春天还在校园早开的玉兰花里,在乍暖还寒的天气里,在穿秋裤脱秋裤穿秋裤的节奏里,在同学们<阿房宫赋>的朗朗读书声里!”一语既出,不但活跃了气氛,拉近师生距离,也自然而然进入了教学主题。记得在《赤壁赋》一文结尾时,离下课还有两三分钟,其时整个课堂氛围还不错,我便临时组织了这样的一段结束语来“推波助澜”:“若说中国文人之才高,有几人及得上苏轼?!而若论被贬时间之长、被贬路途之远,又有几人及得上苏轼?!但经历人生之大起大落,却始终傲然于世、旷达脱俗,又能有几人及得上苏轼?!”此番话语一出,学生发出会意的热烈笑声,文章主题得到升华,整个课堂气氛一时达到高潮。这次课也在我既无心又有心的设计中得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所以说,语文教师应当充分重视教学语言的组织和雕琢,让语文课充满别具一格的“语文味”。

“语文味”,在咬文嚼字的审美体验里。咬文嚼字是语文课的一大任务,它的目的是引导学生品味中国语言文字的精妙,提高审美情趣,并能够学以致用。但在职业学校的语文课上,别说加以运用,甚至咬文嚼字本身便是困难所在。但作为教师的大家不应因此就干脆略过这个环节,或者完全囫囵吞枣、敷衍了事,甚至直接更换为其它与语文课毫不相干的主题,那样,语文课虽然轻松惬意,却已不再是语文课,全然失了“语文味”。当然,职校语文课的咬文嚼字,不是断章取义的生搬硬套,不是教参常识点的强硬灌输,而是灵活取舍,生动咀嚼,是恰如其分的咬文嚼字。

比如,品字。在讲授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一文时,我引导学生来品味写景部分几个重点词的妙处:泻、浮、洗、笼。考虑学情,为降低鉴赏难度,我安排了一组对照词让学生进行比较:照、升、泡、罩;同时为调动学生积极性,我进行了小组分配,要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进行讨论和发言,老师在黑板上进行记录评比。事实证明,这项任务完成得既顺利也令人满意。又如,品词品句。在讲授胡适先生《我的母亲》一文时,为引导学生更深地感悟胡适母亲对于儿子行事做人的深远影响,感受胡适对母亲的感激和怀念,并体会胡适为人的谦逊低调,我安排了一个任务,即在全文找出能体现这些方面的语句,并加以品读分析。通过这样的赏析,学生既可以领悟到胡适先生朴实真切、简洁晓畅的文字魅力,也再一次在内心情感上得以深化。

“语文味”,在恰到好处的实践活动中。在职校语文教学中,往往会出现两个极端现象:一是从不进行任何综合实践活动,只是上课、作业、测试的反复轮回;一是实践活动过于频繁,甚至取代了教材的文本研习,转而以各种形式的活动替代,如:小品、游戏、歌舞等,语文课逐渐变成了有名无实的空架子,而演变为德育课、音乐课、表演课甚至游戏课,虽然会得到学生的大力欢迎,课堂也是花哨热闹、高潮迭起,但过多的活动只会使语文课的“语文味”愈发寡淡,使教学目标游离于活动之外,使语文课彻底背离了根本宗旨。

笔者认为,在职业教育的背景下,为培养学生听说读写的语文综合能力,提高学生的综合人文素质,适度的、恰到好处的实践活动才是职校语文课应该散发的“语文味”,即本着以文本鉴赏为主、相关活动为辅的原则进行组织。

比如,在“生活的滋味”散文单元,我进行了以“我的亲人们”为主题的写作练习,并在事后进行评讲。引导学生学以致用,既学习课文写人记事的手法,也更加用心感悟身边的亲情,学会感恩。在诗词单元,我曾采纳教材建议组织“流行风·古典味”的实践活动,让学生在课余时间搜集古典诗词与流行歌曲相结合的材料,并做成幻灯片于课堂展示、讲解,学生表现出的各种能力令人刮目相看,课堂充盈着古风古韵,蕴藉而典雅。我也曾结合诗词教学进行“朗诵”专项活动,向学生先容朗诵的特点及技巧,并整合相关材料,引导学生进行模仿和练习。在文言文单元,我选取了其中几篇文章的重要情节,安排学生选择主题进行课本剧排演,如“烛之武退秦师”、“鸿门宴”、“完璧归赵”等,学生表现得非常积极认真,包括道具都准备得极用心,这种活动对于提高学生对文言文学习的兴趣也能够起到促进作用。

此外,演讲、辩论、读书交流会、广告语设计、成语手抄报、诗词创作等都可纳入语文综合实践活动中。只不过,语文教师在实施过程中需注意它们仅是课文鉴赏的延伸和补充,切不可喧宾夺主、越俎代庖。这样,才是大家所需要的“语文味”。

当然,职校语文课堂的“语文味”还有许多营造途径和表现方式。它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学问气质培养,它是“千磨万击还坚劲”的人生观的塑造。它可以在教师独具魅力的个性化教学中,或幽默风趣、口若悬河,或小河流水、娓娓动听,或激情洋溢、汪洋恣肆,或深婉动人、春风化雨。它也可以在对作家文人的人性美体验中,让作品面前的大家随着他们而激情回荡,心潮起伏,如苏轼的磊落超拔洒脱,辛弃疾的一腔爱国热忱,鲁迅先生为挽救国家民族命运的奔走呼号,史铁生面对人生挫折的向死而生……

综上所述,职业学校的语文课仍然需要“语文味”,这既非不合时宜的空洞呐喊,也非哗众取宠的狂热口号,这恰是语文课不同于其他课程的情趣所在、美感所在、魅力所在。作为语文教师,让大家一道竭心尽力,“折得疏梅香满袖”,让职校的语文课堂充满芬芳迷人的“语文味”吧!

参考文献:

[1]程少堂.语文味:中国语文教育美学的新起点[N].中华读书报,2003-7-16.

[2]江苏省五年制高等职业教育语文课程标准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