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示

花事一篇_张斌斌

2017年11月17日 02:27 张斌斌 点击:[]

腊梅花开

腊梅花开,几度暗香来?

牵着儿子的手走过楼前,突的,一阵似曾熟悉的幽香扑入鼻中。不禁循香望去,只见楼前花园里,高耸的松柏旁,那几株不起眼的腊梅又绽开了几枝淡黄的小花朵。在冬日分外清冽的空气里,这香气愈发清幽,随风飘来,一股股、一阵阵,令人惊喜,脚步再不忍移开。

群芳之中,我最爱腊梅。

若说这万紫千红,恐怕无人不怜。但在我,只是欣赏、赞叹,却难心神合一。譬如那花中之王牡丹,花朵异常硕大,富丽无比,确似高高在上的女王,我折服于它的雍容华贵,却如其近旁卑微的侍从,有心却不能爱它。再如荷,曾荡舟从它身旁轻轻划过,目睹其或洁白或淡粉的绝世姿容,真正领略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真切含义,但它恰似不食烟火的世外仙子,只可远观不敢近前,惟恐沾带的俗世风尘不小心亵渎了它。更有那千娇百媚者,每一回春风过处,各自尽展裙裾,尽现妖娆,但那仅是每一季赏不厌的美景。

唯独腊梅,仿佛别居它处,却一直牵动我的神志,冥冥之中灵犀相通。

腊梅,据说本为蜡梅,缘其花苞质似蜡而得名。又因其腊月而放,久而讹为腊梅。但我却喜用其讹称,其于百花妍尽、万木萧条之严冬,独展冰肌玉骨而暗放清香,其姿、其香、其神还有比“腊”字更贴切的吗?那首小诗儿子已会背:“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凌寒”二字屡屡让我震动。几株花树,乍看,既没有曲折盘旋富含美感的虬枝,也缺乏精雕细琢的用心设计,就如荒野郊外无人打理的野树,但就那几杆与天地一色的细枝,却于岁寒之际,领百花之先,悄然挂满小朵,浅浅黄黄,状似透明,外观极寻常却芳香四溢,给这寒峭添一抹生机,加一分清幽。

清夜偶推开窗,但见蒙昧月光下,树影绰绰。寒气中似飘来若有似无的香气。近在咫尺,望不见它的身姿,但万籁俱寂中却无比清晰地感知到它的气息、它的味道。我想,寒梅若解意,一定也会想起行人过尽时曾驻足不舍的那张脸孔,一定也能感受到与它频率相同的心跳。

大寒将至,万木凋零,身旁不见百花,唯有腊梅花开不惧冷,心下颇安慰。想来,与这腊梅最相称之境当为飞雪飘洒,大地漫白。那疏枝玉瘦,风送幽香,踏雪寻梅,该为何种风致?记得去岁大雪早至,梅开而雪已过,意外的稀落冬雨零零星星渐催了数剪花枝,当时看那梦魂香消,心中异常气恼,更难抑疼惜。

今冬,寒蕊复放,欢喜之余,更期待飞雪漫飘,清芬四溢。腊梅花开本无语,若它有心自待懂君人,我必做月下知心者,随香寻去,私语只有大家懂的心事。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