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指南
卫生绿化服务指南当前位置: 澳门mgm4858集团登录网址 > 服务指南 > 卫生绿化服务指南 > 正文

艾滋病常识宣传

资料来源:后勤处 编辑:后勤处 时间:2015-12-14
艾滋病的常识
一、什么是窗口期?窗口期有多长?
艾滋病毒进入人体后,需要经过一段时间血液才会产生艾滋病毒抗体,在此期间抗体检测呈阴性,这段时间即为窗口期。感染者体内的HIV数量会在这时达到一个峰值,传染性极强。急性感染期也出现在这段时间。目前国际公认的窗口期是6个月,但随着检验方式的进步,窗口期已经大大缩短。
关于窗口期到底有多长的问题,目前医学界存在很多争论,有说6—8周的,也有说3个月的,最保守的说法是6个月!国内比较认同的说法是3个月,但是,根据中国艾滋病防治最高机构——卫生部艾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室主任—曹韵珍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显示,窗口期是2—6周。
二、窗口期如何计算?
窗口期的计算应从高危行为之时或是接受输血之时算起,也就是说,如果你是1月1号发生高危性行为或是接受输血,那么,你接受抗体检测的时间应该是从1月1号算起6周后,也就是2月12日。
三、不同的感染途径会不会影响窗口期的长短?
艾滋病前期或感染并无特定病徵。 现时使用的抗体测试是测验身体中有否艾滋病毒抗体存在。不同途径的感染可能感染不同的亚型(subtype). 但都可在空窗期後的抗体测试中检定出来。同时,进入体内的hiv数量多寡也不会影响窗口期的长短。也就是说,不论是输血感染、性交感染、哺乳感染或其它形式的感染,也不论感染的hiv多少,一般都会在窗口期后出现抗体阳性反应。除极少特例外,不存在有的特定感染窗口期长而有的特定感染短的现象。
四、什么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的高危性行为?
在我国,通过性接触传播、血液传播、母婴传播3种途径而感染上HIV(艾滋病病毒)的病例均已出现。目前除去云南省静脉吸毒是主要传播途径外,其它各省市的感染者几乎都是通过性传播,性传播将是我国HIV传播的主要途径。因此,社会大众应该对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易于造成HIV性传播的高危性行为有足够的认识。
1.多性伴行为
在同一时期内与多个性伴发生性关系,这无论对同性恋者还是异性恋者,都是HIV感染的高危因素,而且,性伴的数量是在青年人中估测HIV潜在流行状况的重要指标之一。国外有学者对一位每年平均与20-30名妇女发生性关系的男性AIDS(艾滋病)病人的性伴研究发现,与这位男子有过性接触的16名妇女中,10人感染了HIV,其中有3人仅与病人有过一次性交史。感染者中有8人出现了AIDS的典型或不典型症状。玛斯特曾对AIDS高发的纽约等四城市的800位异性恋者进行了调查,调查对象分两组过去5年间仅与同一性伴保持性关系,另一组每人5年间至少有6个性伴。结果发现,HIV阳性率在前一组仅0.25%,后一组仅达到6%,是前组的24倍。一般说来,与其它疾病相比,包括与其它种类的性传播疾病相比,HIV实际上是难于传播的。美国科学家的调查发现,一个已晚经感染了HIV的男性,如果一直与一个女性进行无防护的性交,那么在500次性交中,将会有一次把HIV传给女方。在这种阴道性交中女性传给男性的机率会更小一些。虽然有的青年人每次只与一人发生性关系,但他却与多人保持这种性关系,还会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危险的境地。在这种一对一的(而不是群交)性接触中,尽管其感染HIV的危险性犹在,但自我保护(比如用阴茎套)的意识淡化了。1992年对荷兰男性同性恋青年研究发现,由于这些人之间保持有稳定的性关系,他们和那种临时搭成的性伴相比,其阴茎套的使用率下降。由于一个人的性伴并不永远与其保持唯一性关系的可能性始终存在,对这种危险行为进行干预的重点应该是让青年人明白与多人保持性关系的危险性,并忠告他们每次性交都必须使用阴茎套。日前在西欧、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南美洲部分地区(第一类流行地区),同/双性恋者、静脉吸毒者为HIV主要感染者。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有相当大数量的青年人有多个性伴侣。近年来,由于对AIDS的恐惧,其性伴有减少的趋势。在HIV以异性性交为主要传播式的国家(第二类流行地区,主要是非洲、加勒比海和南美一些地区),多性伴生活得到鼓励。在许多非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由于妻子在哺乳的月经期间无法发生性关系,丈夫的婚外性关系的多配偶在学问上能够被接受。另外,由于包办婚姻的对女性必须生儿育女的要求,导致了婚姻的不和谐,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婚外恋关系的出现。由于对生育的过分看重,妇女也可能会通过婚外性关系怀孕。在第二类流行地区,婚姻是相当不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婚外性关系和多性伴不可避免。在同性和异性性行为传播模式的国家(第三类流行地区,包括亚洲、澳大利亚的新西兰除外的太平洋地区、中东、东欧的南美的一些乡村地区),近年来结婚年龄的提前导致了婚外性伴侣的增多。研究表明,在与性行为有关事务中广为流行的大男子主义,使男子在无约束地发生婚外关系的同时,女性在性交时用阴茎套的要求却遭到拒绝。男女性关系中的性别差异是降低其高危性行为的障碍。消除这种差异并非易事。其最终实现在于改变整个社会的规范,提高妇女的地位。
2.男性同性恋行为
大量男性同性恋者生活在HIV感染的高危环境这中。在第一类流行地区,HIDS病人中男性同性恋者占有很大的比例。由于目前在男性同性恋者人群中,HIV感染发生率高,他们进行肛交,并有多性伴倾向,因而具有更大的感染HIV危险。对加拿大青年的调查发现,承认自己是男性同性恋者的青年中有40%有5个以上的性伴,而与之相比的异性恋者仅仅为27%。九十年代以来,发达国家HIV感染的流行速度已经大大下降。主要原因是男性同性恋者普遍减少性伴,减少性接触,并且在性接触时使用了阴茎套。目前的研究发现,由于多种原因,男性同性恋者的性关系远较异性恋者复杂。在美国洛杉矶18-64岁的230万男性人口中,有同性恋者41万人。据调查,这些同性恋者5年中平均每人有性伴13.5-50人,个别人有数百个性伴。这种混杂的性关系,无疑大大增加了HIV传播的机会,并造成在同性恋者这一现状。1987年对旧金山1034位25-34岁的单身男子的调查发现,49%的同性或双性恋者HIV抗体呈阳性,其中性伴数目超过50人者有71%的人HIV抗体呈阳性。特别应提到的是,某些同性恋活动场所,在AIDS的传播中具有"放大机"和"加速器"的作用。在这些场所获得性满足的同性恋者,若一人是HIV携带者,那他们会在短期内将HIV迅速传播给大量的同性恋者。肛交是同性恋者经常采用的性行为之一,研究证明,在肛交活动中偏爱被插入一方,更易感染HIV。1982-1984年的3年间,有人比较观察对象通过肛交,另一组仅通过口交来获得性快感。在观察3年后HIV抗体阳性率在前一组人中比率高达51%,后一组为19.6%;对一组异性恋者进行了1.8年的随访,有被动肛交HIV抗体阳性率达到36%,无肛交者仅为4.8%;对2000多位HIV阳性的同性恋者进行了为期1年后11%HIV抗体转为阳性,有肛交史但仅做插入者中0.5%HIV抗体转为阳性,无肛交史者则仍均保持抗体阴性,这些报道充分显示出肛交行为传播HIV的高度危险性。国外的经验证明的大家的科研工作中发现,在宽松的环境中加强面对男性同性恋的宽容态度,会使同性行为的总量越趋减少--此种减少既发生在把同性间性探索作为游戏的青少年,也见于有意识进行同性活动的部分成年人中。应该特别指出的是,与男性同性恋不同,女性同性恋者是HIV感染最低的人群之一,远低于异性恋男女,这与她们之间在性生活时浆液交换率极低有关。
3.肛交行为
肛门粘膜由单层柱状上皮组成(阴道粘膜由复层柱状上皮组成),故肛交时阴茎和肛门粘膜剧烈而频繁地摩擦,极易造成损伤,从而使精液及前列腺液中的HIV通过损伤处进入被插入者的血液,因此肛交被看作是HIV感染最高危的性活动。如同阴茎--阴道性交和阴茎--口腔性交一样,性伴接受的一方具有感染HIV更大的危险性,如上所述,男性同性恋者高的肛交频率将其置于最易于感染HIV的境地。然而,肛交在异性恋者中也经常进行。1991年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城市夫妻中7%认可肛交行为,13%的夫妻认可肛交。另外,肛交经常是某些国家(如巴西和墨西哥)为了保持女性童贞,同时避免怀孕而采用的重要手段之一。在这些国家,肛交的这些功能导致了危险性行为的增加,因为对青年人而言,和AIDS相比,他们与日俱增关心怀孕。
4.非保护性性行为
频繁的性生活和无任何保护措施,是易于造成HIV感染的另外一个方面。调查结果表明青年人从事非保持性性活动非常频繁。例如,在第三类流行地区,尽管发现50%以上的人具有关于阴茎套的常识,但他们使用阴茎套的次数却非常少,即使处于高危人群中的个体亦如此。在这些国家中,妓女及其嫖客大多数不采用保护性措施。但是,这种状况能够通过恰当的干预得到改善。例如,在泰国,有一项要求妓女在性交时必须使用阴茎套的政策,不但强调了性交时使用者予以惩罚(罚款或关闭妓院)。1992年的调查结果表明,在卖淫过程中,阴茎套的使用率由升高显著,某府阴茎套的使用率由30%上升到90%,性传播疾病的发病率大大下降。在第一类流行地区,尽管青年人对自我保护具有足够的常识水平,但他们的性活动也通常无保护性。例如,在一项关于加拿大青年的研究中发现,那些自称经常性交的大学生只有14%的人在性交时总是使用阴茎套。青年人中较高的怀孕和流产率表明了阴茎套和其它避孕措施的失败。青年人的怀孕率因国家而不同,它同时也显示出性活动的变化,以及包括阴茎套在内的避孕法应用率的变化。在发达国家里,美国具有最高的青少年怀孕率。1988年在对20个国家进行的一项全国性调查发现,希腊的怀孕流产比例最高(51%的女性怀孕后流产),爱尔兰最低。芬兰、法国、美国的意外怀孕率很高(超过总怀孕人数的1/2),而荷兰却相对较低只有17%。较高的性传播疾病发病率同样表明性交时安全措施、特别是阴茎套没有很好地使用。青年人中性传播疾病的出现的高发病率为HIV传播在性方面的危险行为提供了支撑证据。而且,性传播疾病可以将HIV感染的危险提高5-50倍。青年人中性传播疾病的发病率相当高。在美国,如果用每个年龄组的性活跃者的百分比作为疾病基线,15-19岁青少年患淋病、梅毒、盆腔炎症的比率最高。在第三类流行地区,性传播疾病的发病高在妓女等高危人群中正在以特别高的速率持续增长。例如,据估计,1987年泰中整个人口中性传播疾病的感染率为17%,而妓女中则为70%。
鉴于以上导致HIV传播的高危性行为,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安全的行为”--通常不能传播HIV或其它性传播疾病的性行为方式。做到这一点的三个原则是:禁欲、单性伴性关系和阴茎套的使用。
五、感染艾滋病毒会有哪些症状?
艾滋病的潜伏期(指从感染HIV到出现艾滋病症状和体征的时间)一般为6个月~5年,亦有长达10余年者;艾滋病的窗口期(指从感染HIV到形成抗体所需时间)一般为5周左右。根据细胞免疫缺陷程度和临床表现的不同,一般将艾滋病分为以下三期。
(一)急性HIV感染期。有发热、乏力、咽痛、全身不适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个别有头痛、皮疹、脑膜炎或急性多发性神经炎。颈、腋及枕部有肿大的淋趋承,类似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肝脾肿大。
(二)无症状HIV感染期。常无任何症状及体征。
(三)艾滋病期。原因不明的免疫功能低下。持续不规则低热大于一个月。持续原因不明的全身淋趋承肿大。慢性腹泻大于4~5次/日,3个月内体重下降大于10%。中青年患者有突发的咳嗽、气短、血氧分压下降的肺功能衰竭,要考虑卡氏肺囊虫肺炎。合并有口腔念珠菌感染,巨细胞病毒(CMV)感染,弓体虫病,隐球菌脑膜炎,进展迅速的活动性肺结核,皮肤粘膜的Kaposi肉瘤,淋巴瘤等。
六、艾滋病的传播途径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虽然外表和正常人一样,但他们的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皮肤粘膜破损或炎症溃疡的渗出液里都含有大量艾滋病病毒,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乳汁也含病毒,有传染性。唾液、泪水、汗液和尿液中也能发现病毒,但含病毒很少,传染性不大。已经证实的艾滋病传染途径主要有三条,其核心是通过性传播和血传播,一般的接触并不能传染艾滋病,所以艾滋病患者在生活当中不应受到歧视,如共同进餐、握手等都不会传染艾滋病。
(1)性接触传播:包括同性及异性之间的性接触。肛交、口交有着更大的传染危险。
(2)血液传播:包括:①输入污染了HIV的血液或血液制品;②静脉药瘾者共用受HIV污染的、未消毒的针头及注射器;③共用其他医疗器械或生活用具(如与感染者共用牙刷、剃刀)也可能经破损处传染,但罕见。④注射器和针头消毒不彻底或不消毒,特别是儿童预防注射未做到一人一针一管危险更大;口腔科器械、接生器械、外科手术器械、针刺治疗用针消毒不严密或不消毒;理发、美容(如纹眉、穿耳)、纹身等的刀具、针具、浴室的修脚刀不消毒;和他人共用刮脸刀、剃须刀、或共用牙刷;输用未经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查的供血者的血或血液制品,以及类似情况下的输骨髓和器官移值;救护流血的伤员时,救护者本身破损的皮肤接触伤员的血液。
(3)母婴传播:也称围产期传播,即感染了HIV的母亲在产前、分娩过程中及产后不久将HIV传染给了胎儿或婴儿。可通过胎盘,或分娩时通过产道,也可通过哺乳传染。
本病主要通过性接触,尤其是同性恋和静脉注射毒品而传染,其次为治疗性输出和注射血液制品,分娩和哺乳也可致成传染。高危人群有:同性恋者、性乱者和有多个性伙伴者、静脉药瘾者、接受输血以及血液制品者、血友病患者、父母是艾滋病病人的儿童。最近认为性病患者,特别是有生殖器溃疡者(如梅毒、软下疳、生殖器疱疹)也应列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无论是同性、异性、还是两性之间的性接触都会导致艾滋病的传播。艾滋病感染者的精液或阴道分泌物中有大量的病毒,在性活动(包括阴道性交、肛交和口交)时,由于性交部位的摩擦,很容易造成生殖器黏膜的细微破损,这时,病毒就会趁虚而入,进入未感染者的血液中.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直肠的肠壁较阴道壁更容易破损,所以肛门性交的危险性比阴道性交的危险性更大。血液传播是感染最直接的途径了。输入被病毒污染的血液,使用了被血液污染而又未经严格消毒的注射器、针灸针、拔牙工具,都是十分危险的。另外,如果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共用一只未消毒的注射器,也会被留在针头中的病毒所感染。如果母亲是艾滋病感染者,那么她很有可能会在怀孕、分娩过程或是通过母乳喂养使她的孩子受到感染。
七、艾滋病的治疗
目前最常用的是叠氮胸苷、双脱氧肌苷和双脱氧胞苷等,据有关资料显示,在感染早期如联合使用上述药物则效果更好。但是以上药物均系国外生产,且价格很贵,国内很少使用。
其他免疫调节药物有干扰素、白细胞介素——Ⅱ和丙种球蛋白等,都具有抗病毒、抗细菌感染和增强免疫调节的作用。其中白细胞介素——Ⅱ还可使患者淋巴细胞数增加,改善人体免疫功能。中国的一些中药,如香菇多糖、丹参、黄芪和甘草甜素等亦有调整免疫功能的作用。目前在有些研究中已发现,某些中药或其成分在体外实验过程中能抑制HIV,且价格便宜,预计会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艾滋病治疗依然前景渺茫。曾令人鼓舞的“鸡尾酒疗法”效果并不理想:疫苗研制遥遥无期;巨额治疗费用难以承担;我国科学家正努力攻关。对艾滋病的治疗目前还没有传出令人乐观的消息。美裔华人科学家何大一发明的联合药物疗法“鸡尾酒疗法”曾轰动一时,但现在研究发现即使同时使用3种甚至4种药物也不能完全清除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相反,在体内潜伏一段时间后,病毒数量还可能大规模上升。更重要的是,这种治疗每年要花费天文数字般的费用,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患者来说是难以企及的。

 

版权所有:澳门mgm4858集团登录网址

地址:徐州市金山东路11号 电话(传真):0516-82523607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